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河南女孩来扬寻亲 母亲节这一天她们相会了_新闻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7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苏会芳(左二)与周女士相会。

本报去年10月14日开始连续报道河南女子苏会芳来扬寻找生身父母的故事,吸引了不少市民关注,市民周女士(化名)的现身让这个故事貌似有了完美的结局。然而,她们到底是不是具有血缘关系的亲母女呢?昨天,周女士与苏会芳分别从扬州和河南出发,前往靖江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完成采血入库操作,随着DNA信息被收入寻亲数据库,真相将在一个月后揭晓。

“母女”相会

昨天清早,周女士在大女儿小周(化名)的陪同下,与记者一道驱车前往靖江。与此同时,苏会芳于前晚9:30在河南搭乘火车赶往泰州。为了这次相见,苏会芳已经连续几晚没有睡好觉了。

当天是母亲节,苏会芳放心不下年幼的孩子在河南家里,带着6岁的小儿子一道赶往靖江。与她同样拥有“母亲”这个身份的,还有周女士和小周,这是三个年龄各异的母亲,她们共同赶赴的,是一个特别的会面。

这是周女士58年人生中难得的一次出远门,患有眩晕症的她,平时极少外出。为了这次见面,她决定克服种种不便,“我欠她的太多了,无论如何,我都要去见她。”

“滴血认亲”

这是个充满温情的节日,靖江“马洲之家”志愿者早已在现场等候,简单而温馨的会议室里,电子屏上“无母不念子,无子不念家”几个字质朴温暖。出了火车站,苏会芳母子被志愿者接至靖江,在会议室里静静等候周女士的到来。

终于到达目的地了,会议室门外,周女士神情凝重,脚步迟缓,通往会议室的路几步之遥,却犹如三十年般漫长。被口罩遮住的脸庞上,周女士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里满含忧伤,却又透着希翼。

这是一次特殊的相见,在鲜花的簇拥中,“母女”二人终于见面了,尽管戴着口罩,她们都在仔细打量着对方,五官、长相、身材、皮肤……“要不是这次疫情,我早就来靖江采血了。”苏会芳打破了沉闷,气氛也变得活跃起来。

在采血环节,怕疼的苏会芳扭过头去,紧闭眼睛,不敢看针头。周女士经历过比这更锥心的痛,是在当年的那个深夜,她的小女儿被悄悄送走时。这种锥心之痛,伴了她三十年。

殷红的鲜血被针管抽出,滴至化学分析滤纸上,写上名字,装好后贴上了物证密封条。两份血样,一份属于苏会芳,一份属于周女士。“血样将被送至苏大检测,并被录入全国联网的寻亲数据库。”“马洲之家”志愿者协会负责人何红钢介绍,测试结果将于一个月后出来。

善良“谎言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家人渐渐变得熟络起来,小周欣然邀请远道而来的苏会芳中午一起吃饭,还给苏会芳的小儿子塞了一个“见面礼”红包。

在去吃午饭的路上,周女士悄悄和记者交流,“眼睛太大,不太像我家的人。”“还是等DNA数据出来再说吧,用科学说话。”记者安慰道。“不管怎么样,人家来一趟不容易,能走到一起来都是缘分,如果真的不是,当亲戚走走也好。”小周在一旁宽慰母亲的心。

几年前,小周从母亲口中得知了妹妹的存在,几年来,母亲时不时念叨的这个妹妹让她好奇不已,“其实,苏会芳应该不是妈妈要找的女儿,年龄上就不对。”在采访中,小周向记者透露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,小周介绍,母亲失去女儿后,多年来精神恍惚,对年份的记忆有误差,“姑妈曾经告诉我,这个妹妹是1988年出生的,而不是1990年,妈妈记错了,苏会芳是1990年出生的,从年龄上就不对。”

小周为何不提醒周女士呢?“其实能不能找到妹妹并不太重要,关键是满足妈妈多年来的心愿,让她了却一桩心事,这个事情家人都心知肚明,我也是做母亲的人,我能理解这种心情。”小周说,“今天是母亲节,帮妈妈圆梦最重要。”

记者 王蓉

责任编辑:觅风